麻豆传媒柚子写真

“嘶!”

在柳柔心体内的血莜莜看到血书这个举动之后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直接一只手捂住眼睛不敢去看。

只有身为血魔才知道这个举动有多狠,这完全不亚于一个正常修士直接将自己连**带神魂的砍成了两半!

即便是生命力恐怖到极致的血魔,这一击下去没点特殊机遇的话也是完全不可能再恢复原状了。

良逸看的也是暗自咂舌不已,这是个狠人啊!不管他怎么想都想不到这位血书前辈会给来这一下。

而做出这种令所有屏息行为的血书却仿佛没事人一样,将其中一半血核收回体内,用一根单薄的触须握着另一半的血核。

“吾要用这一半血核为你铸造出一具躯体,你可愿意?”

血书直视着柳柔心的眼睛,透过其身体直接看向其体内的血莜莜,神色严肃的问道。

此时的血魔声音不再飘渺与空灵,反而声若洪钟,每一字每一句都有庄重威严之意蕴含。

相由心生,声有心发!

血书此时便是如此,在冯洛书献祭自己将他彻底释放之后他本就是一个无形无相之物,一切皆有心生。

听到这话,不管是柳柔心还是血莜莜皆是一惊,心中有惊涛骇浪涌过。

萝莉少女笑容很治愈校车旁写真

一时之间,两人都因震惊而说不出话来。

血莜莜自然知道,以第八境血魔一半血核打造的躯体,整个天地间都找不到第二个如此适合,如此完美契合她神魂的躯体了。

但没搞清楚血魔的目的之前,她不敢要···

“血书,你这是做什么?”

青丘明璃眉头轻蹙,口中疑惑问道。

她与血书关系并不是很熟悉,两人几乎没有交流过。冯洛书献祭自己释放出血书时,她其实已经战死了。

而在纪元毁灭后的无数年之中,她一点残灵被她的佩剑收回剑身并保护起来,更没有机会与血书交流了,所以她对血书要做的事是完全不知情。

两人之间的纽带,只有那已经逝去的冯洛书罢了。

“吾要改变血魔一族的命运!”

血书背对着众人面朝着柳柔心,在沉默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

“吾不甘心吾之一族天生就要背负杀戮的命运,吾只是想让他们能有自己的选择,能走自己想要走的路,而非一开始就注定。”

血书的声音低沉而缓慢,一字一顿,极有力量。

这显然是血书深埋于心底的想法,也是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想法。

所有人都认为血魔天生的使命就是屠戮众生,屠戮一些有生命的人与物,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思考过血魔愿不愿意背负这个命运。

因为这是天注定,血魔为杀戮而生,这就是无法抵抗命运!

第一个血魔的出现在众生心中狠狠地形成了一个烙印,成为了无数人的梦魇,但第二个血魔就想要推翻这个人人皆知的结论,推翻这个令他厌恶的命运!

在此之前,整个世界唯一知道血书有此远大志向的也唯有冯洛书一人,这也是冯洛书敢于献祭自己来让完整释放血魔的勇气所在。

青丘明璃一直认为是冯洛书与血魔朝夕相处了无数年,出于对他们感情的信任才敢做出这个举动。但就连她也没想到,冯洛书是出自信任不假,只不过出自的是对这位亦师亦友自身信念的信任!

血书真的是一个很懒很懒很懒的血魔,从诞生的第一个呼吸起他就懒得动弹,甚至因为懒得去找寻凭体而差点被天雷劈死。

只不过好巧不巧的,即便血书自己没有躲,但天雷却劈歪了!天道以为血魔会躲,预判了血魔的预判,谁知道这家伙就待在原地等死···

强烈的冲击力直接将血魔掀飞,刚好落到了战场上一个刚刚诞生,还满是血污却并没有如其其它新生儿一样哭喊的幼儿体内。

血魔附身的动作让幼儿惊醒,呼出了来到这个世上的第一口气,发出了第一声哭喊。

也正是这个哭喊,吸引了来打扫战场的甲士注意,才让冯洛书捡回了一条命。

血魔也懒得管这个小屁孩,直接自顾自的睡着了,等到再次苏醒之时已经是冯洛书拜入孤月谷,踏入修行之路的时候了。

他也不想管这个孩子,但源自于体内的本能,那股渴望杀戮的冲动实在是让他睡觉都睡不舒服。

没办法了,血魔这才开始转动脑子想着怎么搞定这个本能。

只不过他是越想越气,越觉得这个命运真不是个东西,命运使他们诞生,却也规定好了他们的走向。

所以与冯洛书交流之后被起名叫血书的血魔便开始了探究,探究怎么才能反抗这该死的命运。

他不想在他之后诞生的那些血魔依旧要遭这种罪,依旧要变成只知杀戮的疯子。那个办法,足足耗费了他近乎一个纪元的时间才勉强有了头绪。

而现在为了试验这个方法,他需要另一只刚刚诞生不久的血魔。

他自己为了研究其中规律,在这条道路上已经走得太远了,只有这样他才能根据自己的情况来研究出相应的对策,只不过这样的代价就是完全没办法回头了。

血魔的解释娓娓道来,不断解答着众人心中的疑惑。

在听完血书的解释之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啊···”

良逸挠了挠脸颊,明明是很悲壮的故事很远大的理想,但这起因实在是太戏剧性了一点。

这位血书前辈真的是死宅典范了,不管是性格还是其它,总感觉给他配上手办和电动就能一千年不动身的样子。

而体内的嗜血本能就是疯狂的捣乱者,命运放在其体内的一个关不掉的闹钟,不断怂恿着这位死宅级别的前辈赶紧出门。

这换了谁都忍不了啊!

橘大爷口中啧啧称奇,他现在才算是真正对这个血魔提起兴趣了,他迫切的想要看看这位是如何破除血魔固有的命运。

其它人没有良逸那种搞怪的想法,他们是真的被血魔的想法镇住了。

一个种族正是有了这种人物,为种族开先河,才能让这个种族奠定走向强盛的基础。

曾今玄机大陆最初之时妖族靠着天赋与强横的**称霸整个世界,弱小的人族的确为极为低下,任其使唤。

而正是人族出现了各种先驱性人物,模仿妖族,师从天地,硬生生从零开始摸索出来修仙炼体法门。

这才让人族的地位不断提高到与妖族分庭抗礼,后又经过无数修士对大道的探索,这才在一点点的进步之中赶超妖族,让人族成为了这个世界的霸主!

现在在他们眼前的血书,从某种意义上,他现在要做的事不亚于那第一个创出休闲法门的人族修士!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