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模特

这时候的叶枫并不知道孔荆轲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也不知道孔仲也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再次出来的时候,他没有再去挑衅柳正平,而是和冯征一起出来了。

“谈的怎么样?”

冯征上车,看了一眼副驾驶坐着的叶枫问了一句。

“还算顺利吧。”

叶枫捏了捏眉心,他这次来找孔仲主要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把公司10%的股份给孔仲确认一下,第二件事情,就是想告诉孔仲,孔荆轲结婚了。

叶枫也承认,自己有甩责任的嫌疑,不对,应该说也确实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没有想到被孔仲一眼给看穿了,当着他的面问了他一句,这句话是说给他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叶枫不傻,他知道孔仲的意思其实是问他,这句话是用来骗他的,还是用来骗自己的,所以叶枫第一时间选择了承认和解释。

不辩解,也不死抗。

对于孔仲这样通透的人,小心思在他面前是瞒不过去的,叶枫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选择了低头承认,至于孔荆轲结婚的事情,他根本没有怀疑过。

孔荆轲会结婚吗?

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叶枫知道孔荆轲的性格,认准一件事,一个人,是不可能回头的,而且以孔荆轲清冷孤傲的性格,她如果真遇上自己喜欢的,结婚也不可能主动跟自己说。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孔荆轲为了让自己放下她,然后故意打电话,对自己说了一件男人最介意的事情,好让自己放下她。

清凉可人美眉甜美生活照

正如她去年演唱会后突然抛下自己的音乐,突然出国一样。

叶枫觉得这份爱沉甸甸的,所以他当时狠了狠心,顺着孔荆轲的话说了,而且也自我欺骗,催眠,说孔荆轲要结婚了,自己该放下了。

也不是说真的放下,而是在自己想清楚事情之前,暂时不要接触她,叶枫现在可以跟别的女人上床,但是自己亲近的人他却不愿意了,因为不愿意再伤害在意自己的人。

想了想,叶枫捏了捏眉心,侧头看着冯征,突然问道:“冯征,你说我这个人是不是太过坏了一点?什么都不能给人家,却还要去招惹人家。”

“俺不知道,俺连个婆姨都没有。”冯征憨厚的说道。

叶枫差点气乐了,没好气的骂道:“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想听听你怎么说,没事,你说难听点,我也能接受。”

冯征见躲不过去了,只好无奈的说道:“我是真不清楚,反正我觉得感情这事情挺麻烦的,小三爷也是这么想的,女人嘛,还是走肾不走心的要好,事先讲清楚,谁都不对谁负责……”

“……”

叶枫知道自己是白问了,也不去纠结了,自己都得了抑郁症了,有什么好去纠结和拖泥带水的?既然决定了怎么做,那就继续顺着自己要走的方向去走好了。

走肾不走心。

这倒也是一个主意,最起码不会伤害到对自己好的人,也不愧再对谁产生亏欠,至于已经欠下的,到时候再慢慢还。

我会还的。

叶枫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接着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王浩的电话,王浩已经跟李兵汇合在一起了,电话里问叶枫在哪里。

叶枫正打算找人喝顿酒呢,便问了他们地址,在知道地址之后,说随后就到。

十分钟后。

叶枫在一家大排档门口看到了王浩和李兵,林锐也自己打车过来了,叶枫一看地方顿时觉得有点熟悉,接着便想起来了,是自己和陈煌回国那天,然后候耀和周一航带自己来吃饭的地方,当时还因为说到冯征在纽约杀人的事情和旁边桌子起了冲突。

“哥,来了啊。”

叶枫刚下车,大排档的老板就殷勤的拿着烟过来散烟了,显然认出了叶枫,十分的热情,还没上菜,先送了毛豆以及盐水花生什么的。

林锐坐在桌子上,剥开花生扔到嘴里,一脸的意气风发。

王浩和李兵坐下来之后,王浩则一脸好奇的问叶枫:“三哥,前段时间,你们真在这里跟人干架了啊,还叫来了两三百个人?”

叶枫一听顿时明白林锐为什么意气风发了,不用说,肯定是他跟王浩和李兵说的,而且店老板认出他来,估计也是因为林锐过来攀交情,主动提起前段时间的事情的。

“喝醉酒嘛,和人发生口角也是正常的事情。”

叶枫没打算把和别人冲突的事情拿出来当风光历史叙说,如果他什么都没有,那么在酒桌上说这件事情是一件很长脸的事情,但是他都到了现在这个高度了,再说打架斗殴的事情,就有点low了。

所以他简短的说了一句,便拿起一瓶酒打开,放到了王浩的面前,说道:“之前的事情就不说了,今天我们302兄弟几个相聚,好好喝一场,喝尽兴了。”

“我去,三哥,你这是求醉的节奏啊。”王浩看到叶枫豪迈的样子,不由得愣了一下。

叶枫一边开酒,一边说道:“别吹牛比,先喝吐我再说。”

大半年没见了,王浩摸不清叶枫酒量有没有上涨,心里有点虚,于是向李兵搬救兵:“老大,三哥这么猖狂,你不得教训教训他啊,教他怎么做人啊?”

李兵微笑着接过叶枫递过来的冰啤酒,接着对王浩示意了一下叶枫旁边的两大护法,林锐和冯征,林锐的话,李兵无所谓,有把握能喝吐他,但是冯征的酒量李兵也见识过,碰上冯征,有点悬。

所以李兵提醒王浩不要轻启战端,不然谁吐回去,这事情不好说。

王浩也反应过来了,拿激将法激林锐:“老五,我得提醒你一句,三哥在东州,你可是跟我们两一直在燕京的,你得站好队,不然三哥走了,受罪的可是你。”

林锐嘿嘿一笑:“那没办法,我总得帮我老板吧,我拿工资的啊。”

王浩忍不住骂了起来:“我靠,你丫真几把现实。”

“这样,我也不占你们便宜。”

叶枫坐直,对王浩说道:“我们一人面前放十瓶啤酒,先紧这十瓶来,喝完再继续,这样公平吧。”

王浩惊疑不定的看着底气十足的叶枫:“三哥,这大半年来,敢情你啥事没做,专门练酒量来拿捏我们来了?”

“没有,就是求醉。”

叶枫微微一笑,继续开酒,于是王浩头皮一硬,打算拼了,在拼之前,他特意打了个电话给他老婆裴宁请了一个假,说要醉着回去,由于是和叶枫在一起的,这个假自然请的也非常轻松。

打完电话,王浩就拿过一瓶啤酒,气势十足的说道:“Who怕Who?”

接着几个人便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聊,天南海北的聊着,聊到了以前上学时候,还聊到了王浩的女神张柏芝,在听到张柏芝的时候,叶枫又想到了两年后的艳门照。

接着还聊到了沈裕,王小强,接着聊到了李兵,现在李兵已经是副科了,仕途走的不快,但也不慢,并且走的很稳。

叶枫突然很享受这种熟悉的几个寝室兄弟坐在一起喝酒聊天的感觉,什么都不用想,也不用问,不知不觉,酒也下去了很多,在第七瓶啤酒下肚的时候,叶枫吐了。

王浩见状大笑,还以为叶枫这大半年酒量上涨多么厉害呢,没想到跟以前一样,但是叶枫喝吐了继续喝,然后也成功的把王浩给喝吐了。

一场酒下来,散落了一地的啤酒瓶。

叶枫也吐了三次,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叶枫不再有醉酒的感觉了,吐也只是身体上的不适,在喝到后半场的时候,高萱来了一次电话。

叶枫看了眼,没接,然后感慨的对在座的几个人说道:“如果能回到过去该多好。”

冯征是一个闷葫芦,没发表意见,也觉得这问题没什么实际意义,王浩,林锐,李兵,都发表了意见,但是三个人都异口同声的表示不愿意回到过去了,再回到过去,也不过是把走过的路重新走一遍,喝醉的王浩更是摇头晃脑,来了一句,何苦来哉?

叶枫知道王浩感叹是因为徐雯,不想回去,也是觉得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题目,因为他的家庭条件注定了他和富家女徐雯走不到一起。

而自己是有机会重新走好的啊。

叶枫暗叹一声,不过接着他心中又补了一句,最好不带记忆的回去,可是不带记忆的回去,不又是会按照自己本能走同样的路了吗?唉,还是王浩说的对,何苦来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