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贷小草花app

“父亲,我给您丢脸了。”换好衣服的应天行站在应席旁边,满脸羞愧。

“我的脸你丢不了,你丢的也只是你自己的脸。”应席摇摇头,倒是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虽然很多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天行受的只不过是轻伤,可在场最多的还是来参加大比的仙朝宗门优秀弟子。

他们中间不乏能看出来真相的,可绝大多数却只看到了应天行狼狈离去的样子。应席对此也很无奈,他总不能亲自带着一堆影卫下场,挨个和他们解释自家儿子完没有看上去那么惨,那良逸给他造成的只不过是点轻伤而已。

这样做了那他才是真的丢脸,他这玄境司司长也别想继续干了,等着周帝召见他问责吧。

“一点小挫折而已,当初你去有道山拜师被拒后那么不甘,不也是在独自游历了大半个月之后重新振作起来了么?”应席开解道,他们应家怎么也算输得起的那批人了,完不必因为这一次的小挫折而气馁。

应天行听到父亲提起那次游历的事,低下头用发丝遮住眼帘,语气带有不甘却无可奈何的说道:

“父亲说的是,这次丢掉的面子,下次我会亲自找那良逸讨要回来!”

“对了,还有我被坑走的神剑!”

应天行现在每次想起良逸的嘴脸他就脑袋瓜子嗡嗡的,都快成他的梦魇了。

“这才对嘛,不过这几天你就先别出现在良逸和大众视野当中了,处理一件舆论的最好方法就是去淡忘它,不出七天,估计就没人会记得这件事了。”

应席也算的上官场老油条,处理其民众舆论这种事还是有一手的。

“是,父亲。”

清新 90校花娇羞

应天行愤恨的朝良逸的所在方向看了一眼,冷哼一声后甩袖离去。

“再过几天,有你哭的时候!”

·····

而在另一边,良逸饶有兴趣的拿出清露剑轻轻施展了一套简单的剑法,相当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这应天行人不怎么样,送的东西倒是挺不错的。”

上辈子良逸用过最好的武器是四品橙色的一把折扇,拿着把玩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忍痛以超高价卖给了一位土豪。

本来那把折扇是不值那个价的,可在良逸手里那段时间里,他天天拿着这把扇子出去装逼。良逸本身就算得上游戏比较知名的高玩,而且人还帅的鸭批,拿着一把高品质折扇,穿一身时装,天天在各大主城露面,曝光度高的惊人。

轮装逼利器,折扇犹在长剑之上哒!

所以有土豪忍不住了,遂以超高价买下了那把属性极其垃圾的折扇。

现在良逸身为nc模板,武器属性什么已经看不到了。可以他的感知来看,这把清露剑就算在四品当中都是最顶尖的那一类,甚至比得上大部分三品武器了。

而且,这把剑内部甚至隐隐有着灵性在其中,是有可能会诞生剑灵的,这才是让良逸最惊喜的地方,赚大了!

橙色品质的法宝差不多是普通玩家或者普通修炼者所能接触到的顶峰了,更高一级的金色法宝那都是一些宗派的镇宗之宝一类的。

“不愧是欧阳大师的作品,大佬就是牛皮!”良逸爱不释手的挽了几道剑花后将其收入背包空间。

再回想起刚刚这件事,他再一次觉得这应天行这不是一般人。

正常套路不应该是应天行拿出清露剑,自己拿出个什么橙色道法一类的当作赌注对赌么?然后自己等着梁源绝境爆发一波直接翻盘,在应天行惊愕的目光下拿走清露剑么?

正常装逼打脸都是这样的啊,怎么到自己这就不一样了?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应天行不是一般人。良逸预判了他的失败,而他竟然预判到了良逸预判了他的失败,遂想要强行掀桌子打断套娃,没想到连掀桌子这个操作都被良逸预判了,被良逸先行掀了桌子。

高手对线,恐怖如斯!

可这脸是打了,还是拿剑打的,还打的啪啪响!这逼良逸还没装呢!

只打脸不装逼,那和锦衣夜行有什么区别?

男孩子觉得最爽的时候不就是自己干了一件非常非常牛逼的事,恰好一旁还有人欣赏么?

打游戏无伤满血通关、逆境一打五强行五杀翻盘、滑滑板失误却意外做出了一个超高难度的动作诸如此类的,要是自己一个人只会夸自己“啊,厉害厉害,不愧是我!”爽感就会消退的很快。

可一旦旁边有人看到并理解自己牛逼行为之后,那就会爽上加爽!

所以良逸才会暗暗遗憾让白小墨这么早退场,自己刚刚那波操作竟然没有直播录下来,以至于无人欣赏。

唉,寂寞啊寂寞呀!

不过让良逸有些不解的是,他斩出去的剑光手感和平时练习无垢剑诀时完不一样。

真单打独斗起来良逸肯定是不怂那应天行的,可想要强行斩杀的话还是要费一番手脚。

可刚刚那道剑光挥出去之后良逸就敏锐发觉出,那道剑光的威力硬是比正常状态下多出了的一倍!

所以才能一击建功,逼得应天行连自己的形象都护不住,力招架良逸的那一击。

良逸翻了翻人物面板,也没找到自己加了什么buff啊,咋就突然硬气了这么多。而且自己现在再施展无垢剑诀也没有那种威力倍增的感觉。

“这爆种爆的莫名其妙。”良逸挠了挠后脑勺,满头雾水。

在应天行退去之后,吃瓜群众也都纷纷退散,云台上的比赛自然重新恢复进行,部分沉迷良逸颜值的女修士在裁判以判负为威胁之后才恋恋不舍的回到场中。

甚至有女修士因为裁判打扰他们磕颜而怒从心中生,战斗力加倍后把对面给锤爆了。

至于什么公平不公平之类的。呵,本大比最终解释权归仙朝所有!

而且一个修士要是连处理这种突发意外的能力都没有,趁早回去闭死关吧,仙朝可不要这种人才。

良逸看向那重新被压着打梁源,感觉历史就像在重演一样。只是身旁少了个狗皮膏药,让他舒服了不少。

结局不出所料,最终留在云台上的果然是梁源。他在绝境之时抓住机会,以一种诡异的身法避开致命一击后反将一军,成功将对手淘汰。

如果说刚开始的梁源是猛虎,攻击风格大开大合爆裂凶猛,那他最后一击反而充满了灵猫的敏捷,不动则已,一动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