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  | 

未分类

丝瓜污app安卓下载

   “好可怕的剑。”

   金叶云看着蛮象军士一个个倒下,脸色有些难看。她立即展开身法,向远处冲去,准备逃走。

   面对此厉害的两个少年剑客,金叶云的心中已经生出怯意,她感觉,就算五十位蛮象军士也战胜不了他们。

   金叶云才刚刚冲出去十多丈远,却见穿着一身灰衣的阿乐,拦在了她的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帮张若尘?”金叶云道。

   “死人,没资格与我说话。”阿乐道。

   “又是一个狂妄的小子!”

   金叶云自持修为高深,准备在离开之前,先斩杀一人。

   她将真气运至双掌,掌心发出“哧哧”的声音,凝聚出一根根锋利晶莹的冰刺。手腕一抖,数十根冰刺,同时飞向阿乐。

   “玄影剑术!”

   阿乐一剑挥出去,出现七道影子,就像是一连施展出七道剑招,将金叶云打出的冰刺,击碎成齑粉。

   “去死吧!”

   少女迷人焕发魅惑韵味

   金叶云的声音,几乎是在阿乐的耳边响起。

   在打出冰刺的时候,金叶云就快速冲出去,此刻,已经冲到阿乐的面前,两人相距不到一米。

   一掌打出,发出“啪啪”的气爆声。

   强劲的掌力,击向阿乐的腹部。

   手掌还没有击在阿乐的身上,那一股寒气,就在阿乐的身体表面凝结出一层厚厚的冰霜。

   毕竟,金叶云是天极境后期的修为,阿乐却还没有达到天极境,两人的修为相差巨大。

   阿乐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嘭!”

   金叶云一掌击在阿乐的腹部,将阿乐打得飞了起来,身上的衣服碎开,像是化为一块块碎布蝶片。

   “哈哈!”

   金叶云的嘴里发出大笑的声音,又是接连打出第二掌,击在阿乐的胸口。

   阿乐吐出一口鲜血,体内响起骨碎声,肋骨直接塌陷了下去。

   “嘭!”

   阿乐坠落到地上,双膝跪地,胸口的位置不断淌出鲜血,将衣袍完全染红。

   “该结束了!”

   金叶云的五指化为掌刀,劈向阿乐的颈部。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气若游丝的阿乐,突然,生出一股死亡之气,使用全身最后的力量,提起铁剑,向上一刺。

   这一剑,一气呵成。

   像是垂死的挣扎,又像是早就准备好的一剑。

   金叶云哪料到阿乐居然还有反击的能力?

   “噗!”

   铁剑破开金叶云的护体天罡,击穿心脏,从背后穿了过去,冒出一截半尺长的血淋淋的剑尖。

   金叶云浑身一震,目光向心口的位置看了看,依旧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一个重伤垂死的人的剑下。

   “怎么……怎……么会……”

   阿乐收回铁剑,金叶云的尸体,重重的倒在地上。

   一位天极境后期巅峰的高手,就这样死去,死得极不甘心,所以,死去之后,一双眼睛依旧笔直的盯着天空,没有合上眼帘。

   “哗!”

   张若尘将最后一个蛮象军士斩于剑下,立即冲了过来,将一枚疗伤丹药取出,递给阿乐,“快服下。”

   刚才阿乐和金叶云的交锋,其实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当张若尘赶过去的时候,金叶云已经死在阿乐的剑下。

   阿乐看了疗伤丹药一眼,摇了摇头,“我不服用……疗伤丹药。伤得越重,我的武道修为才进步得越快。你莫非忘了,我修炼的是《九转生死决》?置于死地而后生,伤到极致而成长。咳咳!”

   阿乐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

   可是他依旧坚持,没有服下疗伤丹药,反而用手撑着地面,坚毅的站起身来。

   《九转生死决》,就是此神奇,武者必须经历九死一生,才会变得强大。

   就算受伤,也不能刻意疗养,必须要凭借肉身和真气自行休养,只有这样,修为才会增加。

   这对武者的意志力,是一种巨大的考验!

   胆怯、懦弱的人,连第一层也不可能修炼成功,更别说是将功法修炼到大乘。

   两年来,阿乐的修为能够成长得此之快,由此可见,他肯定受了无数的伤,经历了无数的生死考验,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

   像他这样的人,只要不被人杀死,将来必定成圣,而且还是圣者中的ding尖强者。

   张若尘将疗伤丹药收回,道:“两年来,你的心变得更加冰冷,意志变得更加坚定。对你来说,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阿乐盯了张若尘一眼,看着张若尘满手的鲜血,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道:“两年来,你不也变了很多。我记得,两年前,你是不会杀人。”

   张若尘看着地上成堆的死尸,眉头紧皱,道:“以前,我的身份不一样,没有敢杀我,我自然也就不需要杀人。可是,现在却不一样,想要杀我的人太多。我若不杀人,死的就是我。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没有做,所以,我必须要杀人。或许,这就是生不由己吧!”

   阿乐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圣者剑下千人屠。每一个圣者的剑上,必定染着千万人的鲜血。恩公,我能感觉到,你要走的修炼之路,会比我的修炼之路更加艰难。”

   阿乐拖着重伤之躯,迅速离开,返回地府门。

   张若尘向另一个方向而去,继续赶去死亡之城。

   半个时辰之后,金川、张天圭、郭十三带着五十位蛮象军士,赶了过来。

   一股浓郁的血气,弥漫在林中。

   周围,一些蛮兽被血腥味吸引过来,正在啃食尸体。

   五十位蛮象军士,冲了出去,将那些啃食尸体的蛮兽全部刺死。

   “一支蛮象军的小队,竟然全军覆没了!”

   郭十三紧捏着重剑,眼中露出冷怒的神情。

   “金妃娘娘的尸体在这里。”

   一位蛮象军士在林中搜寻,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金叶云。

   “云儿!”

   金川冲了过去,将金叶云的尸体抱了起来,顿时老泪纵横,痛哭失声。

   金川,乃是金叶云的父亲。

   “张若尘好狠,竟然杀死了金妃娘娘。”张天圭眼神阴险的道:“金川前辈,你可一定要为金妃娘娘报仇。”

   “张若尘!”

   金川大吼一声,一股强大的风力,从他的嘴里吐出,犹飓风一样,将整个山林中的树叶全部震落,飞在半空,发出“沙沙”的声音。

   方圆千丈之内,所有树木,全部变得光秃秃的,看不见一片树叶。

   林中的飞鸟和走兽,也都全部被震死。

   “给我追,一定要将张若尘追上,我要亲自将他千刀万剐。”金川咆哮的道。

   ……

   …………

   通溟河流域,乃是水域蛮兽的地盘,人族的禁地。

   人族为了清理通溟河,在距离通溟河的死亡河段只有百里的地方,建立起了一座城池,死亡之城。

   死亡之城,住扎着来自十多个郡国的军队,军士数量多达百万。

   几乎每个月,人族军士都会驾驭战舰,进入水域,清剿蛮兽。

   每一年,更是会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战役,蛮兽和人族军队厮杀得天昏地暗,双方都会造成巨大的伤亡。

   除了军队之外,也有很多来自各个郡国的武者,来到死亡之城,想要前往通溟河流域猎杀蛮兽,寻找水中宝物。

   水中的修炼宝物,比陆地上更多,哪怕只是找到一件,也能让武者的修为提升一大截。

   正是因为有利可图,所以,明知通溟河危险,每天却依旧有大量武者赶来死亡之城,加入到冒险者的队伍之中。

   有的人,的确送了性命,沉尸水底;有的人,却得到修炼宝物,从此变成武道高手。

   这是一个充满机遇,又充满危险的地方,传奇和死亡并存。

   张若尘来到死亡之城,看到的是高筑的城墙,停泊在港口密密麻麻的战舰,络绎不绝往来的武者。

   “听说赵三屠在通溟河挖出了一株血珊瑚,卖了两百万枚银币,他可是大赚了一笔。”

   “草市街又发生了武者争斗,据说死了六十多人,血流成河,其中,还有地极境的武道强者。”

   “今天早上,死亡之城的军队,派遣了十三艘战舰,进入死亡河段,据说是要猎杀四阶中等蛮兽‘玄寒章鱼’,也不知能不能成功?”

   “朱雀楼又来了十位千娇百媚的红姑娘,今晚将会拍卖她们的初夜,也不知谁能拔得头筹?”

   ……

   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张若尘听到各种各样的消息,既有某种宝物出世的消息,也有某位大人物来到死亡之城的消息,还有某一只强悍的蛮兽出世的消息……

   死亡之城,真可谓是鱼龙混杂之地。

   突然,张若尘的心中似有所感,抬起头来,向远处一座酒楼望去,似乎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居然是她。”

   张若尘的眼睛一眯,盯着那一个站在街道旁边一座古建筑的三楼上面的紫衣女子。

   那一个紫衣女子,亭亭玉立,容颜十分清丽,身材苗条,看似柔弱,武道修为却很高。而且,她的五感明锐,似乎察觉到有人在注视她。

   于是,她转过身,向那一道目光传来的方向望去,正好看见站在街道中央的张若尘。

   (!)

   第和三百一十章 小和尚求情

   紫茜看见下方的张若尘,也是微微一怔。…≦小,..o

   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闭上眼睛,心中想道:“怎么可能在死亡之城看见他,肯定是出现了幻觉,肯定是这样。”

   但是,紫茜再次睁开双眼,张若尘却依旧还是站在那里。

   张若尘站在街道中央,对她远远一笑,轻轻的diǎn了diǎn头。

   “他居然真的来了死亡之城。”

   半晌之后,紫茜戴着一张紫色的面纱,从酒楼中走了下来,穿过人流,找到了张若尘。

   两人,相对而立。

   紫茜冷冷的道:“你怎么来了死亡之城?”

   张若尘笑道:“你能来,我为何不能来?”

   “你不知道,现在整个死亡之城中都是黑市的高手,而且,很多人都想要你的命。”紫茜低声道:“这里不说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

   紫茜带着张若尘走进酒楼,来到一间房间,将门窗关上,她才将脸上的紫色面纱摘下,露出一张清丽的容颜。

   张若尘从始至终都显得很淡定,坐在椅子上,问道:“你们地府门也有很多高手来到死亡之城?”

   张若尘的淡定,显然出乎她的预料。

   紫茜道:“地府门一共有二百五十七位地极境大圆满的杀手,从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分部,全部汇聚死亡之城,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老一辈的强者。他们虽然没有进入《地榜》,可是却有很多人拥有《地榜》武者级别的实力。”

   《地榜》武者的其中一条规定,就是年龄必须低于五十岁。

   所以说,在天魔岭,其实还是有很多老一辈的武者,达到了《地榜》武者的实力,只是他们的年纪太大,无法进入《地榜》。

   地府门的那二百五十七位地极境大圆满的杀手之中,至少有二十人,拥有《地榜》武者级别的实力。

   “地府门不愧是天魔岭最庞大的杀手组织,居然能够在短短时间之内,调遣二百五十七位地极境大圆满的杀手。就凭这一份实力,便能轻松灭掉一个下等郡国。”

   张若尘接着又道:“他们都是准备跟随帝一,前往水底龙宫?”

   紫茜的眼中生出一丝惊讶,道:“你居然已经知道了消息?谁告诉你的?”

   “这你就别问了!”

   张若尘道:“我现在就只问你,你愿不愿意,跟我去水底龙宫?当初是你找到的龙角,我答应过你,前往水底龙宫,就一定会带上你。”

   “我现在已经不是武市学宫的学员。”紫茜有些黯然的道。

   张若尘笑了笑,道:“武市学宫也好,黑市也好,只要你一句话,水底龙宫的宝物就有你的一份。”

   突然,紫茜的脸色微微变了变,道:“张若尘,听我一句劝,你千万不要去水底龙宫,你根本不知道帝一有多么的强大,就连《地榜》第一步千凡,也挡不住他三剑。而且,帝一还派遣的黑市的强者,巡视死亡河段,禁止任何人进入水底龙宫所在的水域。”

   “看来黑市的高手来了不少。”张若尘微微皱了皱眉头。

   紫茜道:“黑市的高手,至少有一大半,汇聚在通溟河水域。而且,据说拜月魔教的高手,也在死亡之城现身,似乎是在打探消息。”

   张若尘笑道:“你们黑市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拜月魔教和武市钱庄肯定有所警觉。此事,我会再仔细考虑,若是真的无法闯进水底龙宫,我不会去硬闯。我就在死亡之城,你有事,随时找我。”

   张若尘从紫茜的房间离开之后,再次来到大街上,抬起头,又看见紫茜站在上方。两人四目相对,紫茜的脸色露出一丝慌乱和羞涩的神情,立即转过投去。

   张若尘并没有多想,在死亡之城中转了几圈,很快就找到了黄烟尘和端木星灵留下的记号,跟随记号的指引,来到一座修建得颇为大气的山庄。

   这一座山庄,乃是属于武市钱庄的产业。

   在他们决定前来通溟河的时候,司行空就已经提前通知死亡之城中的武市钱庄的武者,将这一座山庄打diǎn好,只等他们入住。

   张若尘在山庄的四周观察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才走进山庄的大门。

   “张师弟,你的修为最高,怎么来得最迟?我们在这里,可是已经等了你两天。”

   常戚戚向张若尘迎了上去,嘴里发出笑声。

   常戚戚的身后,跟着一只肥得就像猪一样的吐象兔,长着晶红色的毛,两只长长的耳朵,嘴里露出两颗雪白的牙齿。

   吐象兔用两只脚走路,人立而起,抱着一根碗口粗的人参,当成萝卜一样的啃着。

   “吧唧吧唧!”

   见到张若尘,吞象兔的眼睛亮了起来,立即飞扑上去,露出两颗雪白的兔齿,使劲的磨张若尘的鞋面。

   而且,它还指了指爪子中的人参,一副很嫌弃的样子,将人参抛了两下,扔了出去。

   很显然,那一根人参,很不合它的口味。

   常戚戚给它的人参,看似足有五、六斤重,实际上,并不是灵药,只是普通的药参。

   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有一定作用。但是,对武者和蛮兽来说,就是大白菜一样的东西。

   “锅锅!”

   常戚戚大吼了一声,五指紧捏,心痛不已,连忙将那一根被吞象吐啃了一半的药参捡了回来,痛心疾首的道:“这只兔子实在太难养了,不仅吃得多,而且还挑食。这一根药参,可是价值八百枚银币,说扔就扔。养不起了,我要将它卖掉。”

   “锅锅”是常戚戚给吞象兔,取的名字。

   锅锅像是听懂了常戚戚的话,顿时吓了一跳,耳朵都立起来,立即躲到张若尘的身后。

   张若尘笑了笑,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只玉匣,将玉匣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块二十多斤重的灵肉。

   “我刚好在通溟河杀死了一头黑风巨蟒,挖取了它的灵肉,就交给锅锅吃吧!”张若尘拍了拍锅锅的头。

   吞象兔看见那一块灵肉,一双眼睛顿时亮起来,立即抢过灵肉,抱到一旁,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

   “黑风巨蟒可是四阶中等蛮兽,实力堪比天极境小极位的武者。特别是在水中,黑风巨蟒的实力更是强大,就算是人族战舰也会被它掀翻。张师弟,你的武道修为已经强大到此程度?”常戚戚惊声的道。

   “常戚戚,你是庸才,可是张师弟却是《地榜》排名前一百位的天骄,他的武道修为,岂是你能够想象?”

   一个美丽的女子的声音响起,十分悦耳,犹天籁一般。

   紧接着,穿着一身月白色雪衫的陈曦儿,走了出来。

   不得不说,陈曦儿的确是拥有天使一般的声音和容颜,任何男人见到她,都很难不动心。也难怪燕云幻那样的天骄,在她的面前,也会变成白痴。

   陈曦儿脸上挂着笑容,走到张若尘的面前,柔声道:“张师弟,这几天你都去了哪里?有没有遇到危险?我和表姐都很担心你的安危!”

   自从张若尘击败了燕云幻,奠定了天魔岭第一天才的身份,陈曦儿就再次对张若尘产生兴趣,时不时就会主动献殷勤,主动找张若尘谈论剑法,谈论关于水底龙宫,谈论武道。

   以前,她主动接近张若尘,只是想要气一气黄烟尘。

   可是现在,陈曦儿完全就像是在倒追张若尘,随时都是用一双看情人一般的眼神望着张若尘。

   天魔岭第一天才的身份,或许算不得什么,但是,《地榜》前一百位的身份,那就具有很重大的意义,在整个东域也是一等一的天之骄子。

   这样的人物,可以说,已经拥有半圣之资,甚至是圣者之资。

   看着陈曦儿这一副柔情似水的样子,张若尘早就已经免疫,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向常戚戚说道:“将大家都叫过来,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与大家商讨。”

   片刻之后,黄烟尘、端木星灵、司行空全部都赶过来。

   六人,聚在一起。

   张若尘道:“你们已经来了死亡之城有两天,不知道你们,发现了什么异常没有?”

   “异常?有什么异常?”常戚戚神经大条的道。

   司行空的脸色肃然,道:“我曾经来死亡之城历练过两次,对死亡之城还算颇为了解。这一次来到死亡之城,我的确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常戚戚问道。

   “死亡之城中的高手变多了,给人的感觉,处处都存在杀机。”司行空道。

   在天魔岭这种小地方,司行空都能达到三绝半,的确算得上是人中之龙。

   只是待在一座城中,就能感受到城中的凶险,只有那种对环境十分敏感的人才能做到。

   陈曦儿、黄烟尘都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既然张若尘主动问出,那么,他就肯定知道一些什么。

   见众人都望着他,张若尘不缓不急的道:“现在,情况相当严峻。可以这么说,整个天魔岭三十六郡国,一半以上的黑市高手,全部都聚集在死亡之城和通溟河的死亡河段。”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