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火星app 手机版

当灵儿匆忙赶到齐宅时,刚好遇到正要出门的齐阳。

齐阳面色和适才相差无几,但眼神里却难掩些许焦虑与不安。

灵儿担忧地问:“出了何事?”

齐阳不答反问道:“姑娘怎么又回来了?”

灵儿对齐阳的敷衍很不满,追问道:“那你这是要去哪儿?”

“在下正要去分坛。”齐阳道。

“可你……”可你的腿伤才刚好。灵儿终是没有说出口。

齐阳却没注意到灵儿的欲言又止,他心中担心着白色小瓷瓶一事。今日已九月初四,若是小瓷瓶丢了,后果他无法想象,眼下只能赶去分坛问问齐典可有收起来。

灵儿见齐阳微微蹙眉,以为他身体不适,这才记起他受了内伤一事,可又不敢直接开口劝他休息,只好婉转地劝道:“你看起来有些疲乏,若不是有急事……”

“的确有急事。”齐阳神色凝重地说。

“是不是黑莲神教又出手了?”灵儿担忧地问。

“这倒不是,是在下的私事。”齐阳垂眸道。

甄妮一个人的散步

灵儿知道齐阳不会说,只好强压下自己的好奇心。

齐阳问:“姑娘若是没事,在下就先失陪了。”

“啊?有事!”灵儿突然记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忙从贴身衣袋里掏出那个装着小瓷瓶的布袋递给齐阳,继续说道,“我适才忘了把这个还给你。”

齐阳接过小布袋,打开一看,惊讶地说:“这怎么在姑娘手中?”

“是齐典大哥让我代你保管的。”灵儿见齐阳拿到小瓷瓶时瞬间松了口气,猜测道,“莫非你说的急事便是与这些药有关?”

或许是心情一下轻松了,齐阳竟破天荒没有相瞒,点了点头。

“今日的药还没服用吧?”灵儿说着,赶紧倒了杯温水递给齐阳。

齐阳原本还想等灵儿离去后再服药,见灵儿如此贴心,心下感动,便也不再推辞,取出药直接服了下去。

淡淡的青木香飘了过来,灵儿心中微微泛疼。这药一日未服便会如此难受,难怪齐阳哥没找到药时会如此着急。

其实,那并不是齐阳焦虑不安的真正原因,只是此时的灵儿还不知晓罢了。

齐阳服下药后,胸闷气滞的不适感明显得到了缓解。

灵儿关心地说:“眼下也没什么事了,你好好休息吧!”

“不必了,几日没去分坛,也该去看看了。”齐阳道。

灵儿知道劝不住齐阳,说道:“那我们骑马去吧!”

齐阳面色一窘,低声问道:“姑娘已经知道了?”

灵儿点了点头,说:“你别怪柳白姐,是我逼她说的。”

齐阳闻言轻轻地叹了口气。

齐阳走进议事厅时,齐典与逸兴东使正在议事。

“阿阳,你的腿伤果真好了!”逸兴东使走到齐阳身边,欣慰地说。

“没想到这御用秘药如此有效!之前唐骏良说你的腿伤好了,我还不敢相信。”齐典感慨道。

“这幽兰公主此番可帮你了不少,这份情谊……”逸兴东使说着,眼神复杂地看向齐阳。

“这份情我日后定会奉还。”齐阳道。

齐典怀疑地看着齐阳,这份情债恐怕很难还清吧!

齐阳又怎会不知?

“阿阳来得正好,适才我们说到黑莲神教的动态。”逸兴东使见气氛不对,忙转移话题。

“此番策划失败,黑莲神教一定不会就此放弃吧?”齐阳问。

“守莲静人自然不舍得就此放弃。不过,黑莲神教教主下令让他回总教,他不放弃也不行。”逸兴东使笑道。

“守莲静人要回总教了?”齐阳有些惊讶。

“别高兴太早,虽然他走了,但对你的追杀令还在。这江湖上想要你命的人比比皆是。”齐典不客气地指出。

“就凭他们这点道行?”逸兴东使倒不以为然。

“你的腿伤刚好,还是小心为上。”齐典对齐阳说,“这段日子还是住在分坛吧!”

齐阳点了点头。

“黑莲神灯一事也告一段落,我也要回禹城了。”逸兴东使道。

“东使兄弟这么快就要回去了?”齐阳有些不舍。

“已在京城待了二十来日,再不回去公务都要积压成山了。”逸兴东使笑道。

“也是。”齐阳说。

“魔教和百毒神教都没有什么动静,我也可以放心离去。”逸兴东使道。

“对《天下奇毒大观》沉于深潭一事,百毒神教仍未有动作?”齐阳觉得奇怪。

“是不太寻常。”齐典也有同感。

“你们担心他们在暗中策划着什么?”逸兴东使问,“若是这样,阿铭那里多少也会有点消息吧?”

“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齐典皱眉道。

“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齐阳说。

“这么一说,我还不放心走了。”逸兴东使说。

“东使兄弟还是回去吧!这里有我们。”齐阳说。

“有阿阳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齐典笑道。

“也对,不过……”逸兴东使担忧地说,“过几日便是十五……”

齐阳不想提此事,忙问道:“东使兄弟何时启程?”

逸兴东使见齐阳急转话题,暗暗叹了口气,才答道:“明日一早吧!”

“这么快!那赶紧把近来的公务交接给我!”齐阳说。

“也不用这么急!你确定不用先休息一下?你的脸色不好。”逸兴东使关心地说。

齐阳一愣,自己明明已易容改变了肤色,怎会被察觉出脸色不好?

逸兴东使好心地为他解释道:“你的气息不稳,内伤怕是不轻吧?”

“这……”齐阳面上一窘。

齐典看向齐阳,有些愧疚,自己这个做兄长的反倒没注意到他的伤势。

齐典皱眉问道:“怎么又受了内伤?是路上遇到杀手了?”

“不是。”齐阳见两位兄长都是要追问到底的模样,只好如实交代,“用驱寒秘药时不能用纯阳内功,否则会受内伤。”

“原来如此。那你先回去疗伤吧!公事晚点再说!”逸兴东使坚决地说。

齐阳明白逸兴东使说一不二的性子,只得点头应下。

当齐阳告辞转身离开时,听到身后逸兴东使不知对谁说道:“当年真不该让南使教什么易容术……”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