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本富二代app下载

有人欢喜有人忧,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程处默觉得席云飞这次有点过混了。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我们就去凑个热闹而已,没必要一惊一乍的吧?”

程处默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席云飞派人的人实在太可恨了,说好辰时出门的,可是她们偏偏找一大堆理由让程钰琪忙个不停。

一会儿洗澡水太凉,一会儿妆画得太花,好不容易折腾好了,程钰琪的裙子竟然莫名沾上了一些墨水,好端端的哪里来的墨水,不用想都知道这两个嬷嬷搞的鬼。

程钰琪眼眶微愠,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这两个嬷嬷绝对不敢得罪她,能让她们百般阻挠自己的……只有他了。

难道是他不想见到我?

程钰琪看着面前战战兢兢的两个嬷嬷,伸手打断怒火中烧的程处默。

“哥,没事儿的,就是换一套衣裳而已。”

程处默何时受过这种气:“琪儿啊,你就是心太善了,她们根本就是故意的,一定是席云飞那家伙,特娘的,我这就去找他。”

唰!

原本站在两个嬷嬷身后相安无事的四个女卫突然拔出剑来,其中一个蹙眉道:“程小公爷,虽然您是郎君的朋友,但若是下次再有辱骂郎君的事情发生,别怪我们四姐妹不客气。”

“你们……”

晨曦美眉海风里呼吸的唯美模样

程处默吓了一跳,这四个女人可不好惹,他昨夜看得真切,三米高的围墙她们轻轻松松的跳了上去,自己虽然有点武力?还不够这四个女人砍的。

程钰琪见状,吓得急忙拦在程处默跟前,哽咽道:“四位姐姐莫要误会,我哥只是一时嘴快,并非有意的,希望你们……”

那女卫伸手打断程钰琪的话,拱手道:“小娘子不必如此,我们是奉命来保护您的,只是我们也有我们的苦衷,还请小娘子见谅。”

这时,旁边一个嬷嬷神色微动,后退了几步拿出一个对讲机倾听了半响。

随后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走过来邀请道:“小娘子,程小公爷,郎君已经为二位在观礼区安排了特等席位,两位这就随我过去吧,郎君已经恭候多时。”

程钰琪闻言一怔,接着满脸惊喜的问道:“你说他要见我?”

嬷嬷微微颔首,看着哭红了眼的程钰琪,其实她也挺心疼的,但是郎君的吩咐大过天,她刚刚之所以往程钰琪身上泼墨水,也是因为迟迟没有收到密令不得已而为之。

“小娘子这说的什么话,郎君不仅安排了最好的席位给您,还让人送了一套花楼新出的锦衣,刚好人已经到了……”

话音刚落,院门外走进来十几个俏丽的丫鬟,每个人手上都端着一个托盘,上面分别摆着各种各样的衣裳首饰,件件华贵异常。

只是,让人无语的是,这些物件儿清一色都是深蓝色的……

嬷嬷嘴角一阵抽搐,尴尬的补充道:“这是郎君亲自为小娘子设计的,名唤:鎏英”

···

···

城门口的场面愈发的壮大了,四面八方赶来的百姓找不到位置,李靖只能吩咐城卫所的人开放城门楼上的平台。

朔方治安好,而且还有护廷队的人在暗处警戒,倒是不怕有人浑水摸鱼,所以城门楼开放也就开放了,更好能够缓解观众席的压力。

只是,从城门楼望向戏台,就真的什么都看不清了,大概就能看到几个人在上面晃荡。

好在席云飞为了众乐乐,音响架设了十几个点,覆盖范围内都能够清晰的听到声音。

第一次来朔方的人可能对这个放大声音的玩意儿感到好奇,不过经过旁人的普及后,便也原来如此的点了点头,虽然搞不懂是什么神仙法术,但好了不起的样子,这趟朔方是来对了。

午时正,庆典正式开始,主持人依旧是方醒木,这次还特地安排了一个女主持人,是由木紫衣专门挑选的小姑娘,嘴皮子十分利索,而已应变能力很强。

简单的开场白过后,第一个节目直接开始,由木紫衣领衔朔方十几个花魁编排的群舞霓裳。

霓裳曲搭配霓裳舞,正中间领舞的姑娘一身金色的霓裳羽衣,美艳不可方物,台下许多世家公子直接看呆了眼,纷纷打探这是哪个青楼的台柱子。

李渊也被这一曲霓裳舞震撼了,同样的舞他每年都要看上十几遍,但是长安办得再奢侈华丽,却总少了一点飘飘欲仙的韵味。

反倒是这里条件虽然简陋了一些,那台上的仙子们反而有一种仙音袅袅中飘落凡尘的气质。

仙音袅袅?

李渊觉得自己找到了关键点。

一个是音响的功劳,环绕立体的曲调在耳畔回响,让所有人好像自己身临其境一般。

第二便是台上那些白色的烟雾,见鬼了,难道是戏台下在熏烟不成?

“臭小子,那不是着火了吧?”

李靖更加直接,起身探头朝隔壁的席云飞问道。

“咦……人呢?”

乔老二等人相视一眼,王老六笑着举杯道:“二郎说要去招待个重要的客人,呵呵,李将军,上次订婚宴一别数月,我敬您一杯。”

李靖愣了愣,最尊贵的客人不就是李渊嘛,还有谁值得那小子亲自去接待?

见下沟村几个同辈人纷纷举杯,李靖也不托大,席家人丁稀薄,下沟村这些人就相当于席家兄弟的叔伯长辈,算起来都是亲家人,这杯酒该喝。

而李靖不知道的是,他要找的席云飞,此时就在他的头顶上。

席云飞坐在一张黄花梨雕刻的太师椅上,旁边还留着一个座位。

就在第一个节目快要结束的时候,通往这一层的楼梯口,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席云飞见到她,忍不住站了起来,心里直呼实在是太像了。

“来了!”

席云飞见到程钰琪顶着一双哭成桃花瓣的大眼睛,心里即是心疼又是忐忑。

面前的程钰琪,与他印象中的鎏英公主简直一模一样,不,应该说还要美上几分。

不过,席云飞心中想的却不是那个陈钰琪,而是面前真实存在的程钰琪。

本来以为已经忘却的感情,仿佛在这一刻被重新点燃。

黑色的木棉花羽冠下,那张娇俏可爱的面容正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程钰琪慢慢走到席云飞近前,双手微微撑开,露出春风般温暖的笑容:“听说这套衣裳是你亲手为我设计的?”

席云飞闻言一怔,接着嘴角微微扬起:“喜欢吗?”

(????):“喜欢……就是发冠太重了!”